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小说 > 荨岩 >

第一百零三章 争案怜蛇


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浩淼游步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城护无功,十五年圭臬

    当罗湖与林寒穿过厚重的甲兵的围困,虽说不是太过艰险,但在这种兵阵的拖延下,出阵速度被硬生生地减慢了数倍,当他们开始寻找姜鸣时,一个被罗湖逼迫盘问的甲士却说出了让两人惊奇而又惊疑的话。

    “两位大人饶命,小人所说确实没有半句假话,您的那位同伴斗将打败了多宝将军,但后来又来了几个武者,其中两人似乎是来救援您的同伴的,但我们武道境界地位,甚至连那人的速度都没有看清楚,几人在片刻工夫都脱离了我们的兵阵。”甲士跪在罗湖面前,声音颤抖,身旁的甲士望着罗湖的杀神面目,只是观望而不敢向前。

    林寒沉吟道“我看他神色不像是说谎,而且姜鸣的手段也绝不是一般人能战胜的,至于他说的后面来的武者,我们虽然不知道其身份,但是可以请求第七幕查找,我们还是速速回营才是,在这城中惹得百姓不得安居也不是我们的初衷。”

    罗湖微微思索,也是害怕那败将李正兴再将邓准、赵最之辈找来,他们因为经过数个时辰的鏖战体力已然消耗了大半,若是再遇上两位以上的武学大师,只怕也是极大的风险,遂决定先与林寒撤走。两人没有经过多大折腾便是冲去了甲士的围困,然后经过杜衡与的接应,迅速出城回到了军营。

    待罗湖将一番遭遇说与梁津等人听时,林寒却被杜衡与叫动,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林寒听后朝着几人点了点头示意,便走出去了军营。

    “我不是让你带她们离开吗?你知道你这算是什么?违抗军令!你在我面前可是立过军令状的,而你不仅没有将她们送到山林中,而且将之带到了军营来,她们不是人类,万一被一些不知情的甲士发现,误伤甚至杀害了她们怎么办?”林寒十分气愤,他交给杜衡与的任务没有得到实施,而那些蛇女的处理方法让他无比头疼。

    杜衡与躬身道“六统领,实在不是属下办事无能,而是我们抵达了那几位姑娘指定的交趾山脉一处地域后,她们说并没有发现族人留下的标记,所以无法找到回族的道路。她们便央求我带她们回来见你,我也与她们说过军营中的种种不便,可是她们重复阐明了如今她们无处可去的境况,无奈我只能将之带到了军营中藏了起来。”

    林寒眉头紧锁,愣了愣道“你带她们回来的时候,有没有被其他人看见?这件事你有没有禀告给二统领、八统领?”

    杜衡与道“我知道这件事两位统领肯定有意见,所以并没有与他们讲全待六统领回来后收拾。末将送她们回来的时候,特地绕开巡卫较多的西营门,选择北门进入,他们披着长袍,我算是以公谋私了一回,估计晚些门口的校尉便会将人员出入情况报告给二统领。”

    林寒微有踌躇,但还是觉得应该及早处理这件事,便朝着杜衡与预先安排好的营帐走去,那个营帐原先是王项住过的,但是王项负伤撤回后,便一直没有人住,杜衡与能想到将那一众蛇女安排在这里,也算是有些颇有考虑。

    帐外只有两名甲兵把手,都是杜衡与的心腹,可以完全信任,林寒冲着两人点了点头,隔着帐门轻喊道“我是林寒,现在可以进去吗?”他没有点名蛇女的名字的与性别,谨慎之中也是有着颇多思量。

    “恩公请进。”

    林寒听见这是那名叫做海洛的蛇女的声音。

    林寒带着杜衡与入帐,入眼便是十名蛇女站在门前两排,颇为庄重地颔首等候着他,而且她们此时褪去了宽大的长袍,将一张张妖艳的容颜暴露出来,曼妙的身姿有着不同于人类的魅力,还有便是那一条条藏青色的蛇尾,在曲展之间极为摄人眼球。

    杜衡与双眼死死地盯着一众蛇女火辣的身姿与大方的着装,竟是不争气地流下了口水,在送她们回来的时候因为他们都披着长袍,所以注意不到这些细节,此时看来确实他太过眼拙,这些蛇人女子都是天生的魅惑容颜,对于雄性生灵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林寒瞥见杜衡与这不雅姿态,忍不住白了白眼,轻哼一声示意他擦一下嘴角的口水,一众蛇女却是忍不住掩嘴轻笑起来,全然没有感到半点羞涩。

    林寒有意识地撇过眼眸,故意不去直接接触这些蛇女的眼睛,看见桌案上放着餐盘与菜粥,便道“几位姑娘用完餐了吗?若是没有,可以先吃些东西,一路上也是很累了,我们要谈事情也不急在一时。”

    海洛蛇尾轻动,走近林寒,担忧道“多谢恩公好意,我们都已经休息许长时间了,还是先谈事情吧,一顿饭可是晚些再吃,但若是恩公不许我们留下,我们却是没法再养活自己了。”

    林寒轻嗯一声,眼神轻瞥示意杜衡与在门前望风,他却道“海洛姑娘,不知是否可以说一下你们的遭遇,难道那片山脉之中你们没有找到族人的踪迹吗?”

    海洛回头望了望一众蛇女,道“恩公,我们到了山林之中,足足用

    特殊的法门寻找了大半个时辰,所能找到的只是被抹除的标记,我们蛇人这一分支,似乎正在遭受巨大的遭难,那些幸免遇难的族人为了保全自己,无奈只能将自身踪迹抹除,现在的我们无法找到族人,我们在这片野域没有认识的人,到处都是贪图我们的恶人,我们没有别的去处,所能依靠的只有恩公你。”

    林寒微微沉吟,道“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里是军营,而我是这个王朝里最大的山匪聚集地中的一名统领将军,我们时刻都会面临着战争,这里并不是安定之处。而且营中都是男子,他们更多的人是普通人,有着许多人族的劣根性,他们不会愿意与你们同在一片天空之下,甚至他们想要将你们杀死,因为你们不是人类,因为你们是妖,尽管我可以无视这些,但是其他人我真的没有办法保证,即便这里也是由我管理,可是对于你们留在这里并不能起到关键性决定。”

    海洛忍不住垂下眼泪,呜咽道“恩公,我们这一支族群惨遭大劫,我们被那些猎妖师抓捕,被那些商人转卖到了这片野域,幸逢恩公相救,我们感激不尽,但是我们姐妹现在无依无靠,若是我们再被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类见到,只怕又会被关进笼子里,被他们当做奴隶猥亵与观赏。我们请求恩公能暂时收留,我知道可能会难为恩公,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林寒眼神一凝,心中更为犹豫,这些蛇女的可怜遭遇令得他唏嘘不已,他实在难以看见她们再一次陷入恶人的手中,可是,那许多人类的偏见与歧视又怎么克服,她们终究还算是女子,在这遍是男丁的军营也是极难度日。

    就在林寒低头沉思之时,又有一名蛇女说话了,她的身型颇为娇小,似乎像是人类中十三四岁的模样,她一边摸着眼泪,一边道“我的父母都被那些猎妖师杀害了,我亲眼看见他们被锋利的长矛刺穿,我只能躲在树洞中瑟缩,有很多的族内守卫战死,有很多的女性蛇人被抓捕,她们没有我幸运能得到恩公的救赎,不知道她们在何处忍受着怎样的屈辱。”

    又一名蛇女道“那片宅院的一名穿着华贵的男子想要轻薄我,被我用尾巴击伤,事后那些管理者用棘条鞭笞我,我被打得全身布满血痕,若不是海洛姐一直护着我,我一定会被那些人活活打死。”

    又一名蛇女道“那些人都是恶魔,他们以为我们蛇人残害人类,但我们从来没有无故伤害人类,而人类却是常以这种名义捕杀我们,眼馋我们蛇人天生强大的战斗意识,觊觎我们蛇女天生的柔媚身姿,便将我们捕捉买卖。可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一众蛇女开始低头掩泣,林寒看在眼中,却是同情至深,那名在流烟坊出没的可怜魔宗女子也是这般,故事遭遇让人心疼,即便是异族异类,可是同在三垣九野生存的生灵,如何不让人心生怜悯?

    林寒起身搀扶住颔首低眉的海洛,似乎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面对异性女子,可是却没有任何越礼行径,他伸手拭去海洛脸颊上的眼泪,神情复杂地问道“你们真的愿意相信我?”

    海洛紧抓住林寒的胳膊,道“恩公,人类对我们并不友好,但是林寒却能放下那些俗世中的成见与歧视,对待我们友善平等,自从恩公你将我们带出那个遍是恶魔的宅院,我们便没有怀疑过你。”

    林寒轻叹一声,蛇人固然不是人类,却比真正的人类要善良的多,她们眼中认定的良善便是良善,但是人类口中的良善却可能是一把无情的刀刃。人们时常调侃妖类是没有进化的种族,拥有着天生的种族劣根与半妖属性,可是作为人类的他们又有什么比蛇人优越的地方呢?欺诈、阴险、贪婪的也是人类,这些人为林寒所不齿,而这些蛇女却让他的怜悯无比强烈。

    林寒抬手将一众蛇女一一扶起,不让他们在自己身前颔首低眉,他此时的眼睛坚定而悲切,朗声道“我明白了,以后你们便跟着我,要是以后找到你们蛇人族群的消息了,你们愿意回去便可自行离去,我林寒绝不会强迫你们的意愿。你们先在这营帐中住下,我会安排我的心腹守候,有什么问题尽管可以跟他们说。”

    一众蛇女感激涕零,纷纷围到林寒身侧,海洛更是将整个蛇身扑到了林寒怀中,林寒老脸一红,双手竟不知放在何处,只得道“海洛姑娘,这样让你的姐妹看见不太好。”

    海洛破涕而笑,松开怀抱着林寒的手,道“恩公不必介意,我没有那种意思,我们蛇人对这些肌肤之亲没有人类介意,这与我们种族的观念息息相关,虽然恩公在我眼中就像是蛇皇将千轮一样伟大,但是我知道我是万万配不上恩公的。”

    林寒哑然失笑,倒是他想多了许多,只得道“海洛姑娘容貌出众,性情也是极讨人喜欢,哪里会配不上我这俗人?姑娘不用妄自菲薄,蛇人在我眼中与人类并无差异,我也只是适逢其会,并没有那么伟大,你们可以叫我

    林寒就行,或者我占个便宜称呼我声大哥都行。”

    海洛欣然而笑道“林寒大哥,那就这样称呼恩公了,恩公也不准叫我们姑娘,直接叫我们的名字就可以。”

    先前说话的那名娇小蛇女笑道“林寒大哥不知道蛇皇将千轮在我们蛇人族的影响力,海洛姐将林寒大哥与之相比,这已经跟真情表白没有差别了。”

    海洛却是微微脸红,骂道“小帘儿就你话多,你的屁股又是欠打了吧!”

    又一名蛇女咯咯直笑道“海洛这是害羞了,以往在年祭上大舞都不曾害羞,今日倒是红了脸。”

    一时之间众蛇女开始欢笑调戏,林寒身处期间倒是不知道做什么,尴尬地笑了笑,听她们聊了一会儿,道“行了,既然你们选择留下来,那日后便可常见,我的营帐在北十二,离这里也不远,你们的名字我还没有一一记下来,等我把眼下的事情处理好,再与你们谈玩。”

    海洛连忙示意一旁的几名蛇女让开道路,让林寒通过,躬身道“林寒大哥慢走,姐妹们不能随意出营帐,便失礼不送了。”

    林寒点头一笑,朝着十名蛇女一一点头,便让杜衡与走在前头,就在林寒将要走出营帐,又想起了什么,低声对帐门外的守卫道“姑娘们的餐饭都有些凉了,给她们重新换一份,告诉粮官以后她们的用餐全部从我的月俸里扣除,按照统领饮食标准实行,若是有人查问,就让他们来直接来我这里,我来亲自掩盖就行了。还有,她们是毕竟是姑娘,事事以礼相待,要是让我知道谁有越礼之举,重惩不饶,”

    两名守卫一一应过,统领能这般郑重,令得他们颇为紧张。

    林寒与守卫的对话声音虽小,但海洛与一众蛇女却是一字未落地听在耳中,一时间更是确定了林寒的心意,不再存在任何的怀疑。

    林寒与杜衡与急步在各营帐前穿行,杜衡与道“六统领,你真的打算将她们留在营中,其他统领不见得会同意,而且她们在营中颇多不便,万一被一些小人发现,怕是不免要引起风波。”

    林寒道“她们有多可怜你也见到了,我若是不收留她们,她们不知还要经历什么磨难,我现在帮她们,她们至少在短时间内过一段安定的生活。至于这些许麻烦,我帮她们处理就是了。”

    杜衡与道“可是,”

    林寒厉声道“没有可是,既然决定了,便没有问题。”

    六统领林寒素来不喜欢管理军营事务,部下全都行事松散,但是他为人有一个特点,一旦他决定,便会去做。去往夜泱城为楚泓寻找药材是这样,执意要姜鸣加入他们的五人团队也是这样,这次为蛇女谋个安身之所也将是这样。

    主营帐中,梁津的咆哮,罗湖的劝说,楚泓的沉默,林寒则双手拍在公文案牍上,白皙的脸颊竟然涨得通红,他没有停止诉说任何有利的想法,但是却被梁津一一驳辨。

    “那是人类吗?千年以来,我们人族便是站在三垣九野的至高点上,没有任何种族可以撼动我们的位置,但你们所看到的的只是这个世界的内斗,从未感受过来自外族侵略的可怕。荒族是来自地狱的种族,他们不知杀了我们多少人,屠城,甚至屠国,每一地域的沦陷都是无比惨痛的经历,那些古籍中,那些先贤达人曾经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莫非想要因为怜悯几个蛇人而欺师灭祖!”

    梁津一掌将摆设刀剑的木架劈裂,作为统领的罗湖与楚泓站起身,而帐中剩下的两名副将骆风至与杜衡与则同时跪下,场面一度像是要失控,杜衡与已经打算好了上前劝和的准备。梁津双眼瞪着林寒,怒道“我问你,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相信那几个妖类,难道我说的你都不信吗?”

    林寒道“信,你的故事我一一记得,你对于异族异类的血仇以后我们会帮你报,但是这并不是你厌恶除了人类外所有种族的理由。三垣九野的天下生灵的天下,荒族犯的血罪你记在脑海中,但是人类对蛇人族犯的罪行你又怎会知道,我来这里之前特地派人去交趾城的第七幕组织索要资料,猎妖师斩杀与抓捕的蛇人不可计数,他们可不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族群,而是为了自己的贪欲,而同样作为受害者,我们与那些流离失所的蛇人又有什么区别。”

    梁津喝道“但我们不是蛇人,我们是人类。”

    林寒道“异族会吃人,人也会吃人。”

    梁津道“难道那些蛇人不会骗人吗?”

    林寒道“即使会,但骗的是我!”

    两人争辩了约莫一个时辰,罗湖与楚泓的劝说也没有了好话,最后帐中的灯盏灭了,梁津怒出帐门,这场两人之间最大的争论就此戛然而止,他们没有因此而关系破裂,可是谈话却因此而冷场,梁津算是在大怒中默许了林寒的决定,而林寒却不像是一个胜利者,颓然离开了营帐,像是戏乐断了弦。



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浩淼游步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城护无功,十五年圭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