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武唐第一佞臣 >

婺州攻略 第五十一章 狄仁杰是我小弟


上一章 :婺州攻略 第五十章 从天而降的骑士        返回目录       下一章:婺州攻略 第五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噩耗

    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四月初四。

    看着院子里蒙蒙细雨,武康愁眉苦脸,有骂娘的冲动。后世老爹说过,今天是乌龟的生日,不能下雨,否则秋收时节,必有干旱灾情。老农有句谚语,四月四落一点,十匹荷叶九匹卷。

    昨天崔小晴说,今天还是文殊菩萨圣诞。东城外东阳江畔的华阳山,有座文殊菩萨寺,约定去那里烧香。武康唉声叹气,菩萨您要能保证风调雨顺,别说烧香供奉了,刷金漆咱都无所谓。

    还有个虔诚信徒,也要跟着烧香拜佛,就是录参府的武顺。初二那天睦州历险,众人不敢停留,日夜兼程回婺州。昨天上午安顿好贺兰家,顺姐感染轻微风寒,所幸并无大碍,两碗姜汤搞定。

    没多久崔小晴来到,两人撑起雨伞,步行去录参府拜见,也就百十米距离。贺兰敏之等候多时,打扮的花里胡哨,确实是小帅哥,今年才十一岁,就有祸国殃民潜质了。

    这张小白脸,有祸害妹子的本钱,人见人爱啊。待他见过礼,武康满脸怪笑,捏他下巴调笑:“瞧这细皮嫩肉的,比大姑娘都水灵,搞的舅舅都羡慕了。”

    贺兰敏之闹个大红脸,挣脱魔爪垂下脑袋,受不了舅舅的搞怪。武顺母女听到动静,从屋里走出来,武康拉着崔小晴过去,见过礼笑道:“顺姊刚刚痊愈,不宜到处走动,快进屋吧。”

    武顺莞尔,迎他们到客厅,吩咐仆人奉茶。随便寒暄几句,武顺和崔小晴亲密聊天。武康无所事事,瞟了眼端坐小萝莉,舔着脸凑过去,嘿嘿笑道:“我说外甥女啊,悄悄告诉舅舅,你叫什么名字?”

    场面瞬息寂静,所有人聚焦目光,带着错愕和不解。看着嘟嘴脸红的丫头,武康也回过神,有些失礼喽。少女出阁前,芳名不能问,除了至亲家属知道,就是行问名礼的未婚夫。

    史书上称其为贺兰氏,并不知道真名,敏月也是杜撰的。武康心痒难耐,求知欲促他失礼,忙讪讪补救:“那个...她亲舅她堂舅都是她舅,咱是一家人,不过分吧?”

    崔小晴要装淑女,悄悄飙个白眼,武顺微笑道:“叔母去的早,康郎不知礼也正常。女儿家的闺名,只有祖父母、父母和兄弟姐妹知道。康郎可称呼‘敏月’,是小娘的乳名。”

    乳名就是小名,这很巧合。武康笑着点头,看着嘟嘴丫头,正想调笑一番,门房匆匆来报。不良帅姜大牛,带着新上任司法参军,在门外求见。这位狄参军,昨天找老崔报道,还没正式开会介绍。

    敏之亲去迎接,带两人过来,姜大牛见过礼,去门外候着。狄参军长的富态,脸像刚出炉馒头,身高一米七靠上,体重少说八十公斤。先向武顺作揖,再向武康施礼:“司法参军事狄仁杰,见过武录参。”

    噗的茶水喷出,武康突然暴走,起身呶呶怪叫。揪住狄仁杰领口,提小鸡似的提起:“狄仁杰?狄老西儿?本官接旨‘山呼万岁’,就是因为看了,你这扑街的电视剧。听崔公说,俺沦为朝廷笑柄,掘死你个扑街!”

    沙包大的拳头扬起,妹子们失声尖叫,狄仁杰吓的捂脸。姜大牛赶紧跑来,挡住拳头怪叫:“武公癔症复发了,九娘子快吩咐人,快请崔公过来。”

    崔小晴也不装淑女了,火急火燎喊人,过来抱住他胳膊。武顺也跑过来,抱住另一条胳膊,急的脸都红了。敏之敏月凑上前,眼里都是担忧。

    唐朝的癔症,类似后世精神病。众婢女下意识后退,武顺一家却迎上,这让武康感动。睦州武家和并州武家,八竿子打不着,武昭仪强改家谱,把他这支归到并州,把老爹说成武士彟弟弟,失散多年那种。

    俩小家伙兴许不明白,武顺肯定心知肚明,看她眼神不像作伪。武康懒寻根究底,松开狄仁杰衣领,拇指摁人中。得糊弄过去,老崔要是来了,一顿臭骂少不了。

    戏精加身眼神迷离,呼吸强行粗重。小晴见到转机,赶紧喊停报信,她也不想情郎被骂;大牛见到转机,认为大佬虚弱,伸出满是黑泥的指甲,狠摁大佬人中。

    门牙快摁掉了,武康疼的翻白眼,好你个瘪犊子,先拿小本本记下,以后再算总账。本着演员的自我修养,做戏要做全套,配合着放缓呼吸,眼神渐渐正常。

    懵逼的狄仁杰,表示自己很冤。“武佞臣”流传朝廷,确实因为接旨呼万岁,但不关我的事。李勣起的头儿,程知节煽的风,褚遂良点火起绰号,真不关我的事。另外,电视剧是什么鬼,我没那玩意儿。

    若非大牛掐的疼,还想再演半时辰,手臂被妹子抱,有点儿舒服。恢复往日冷静,看向狄仁杰微笑:“怀英的大名,本官早有耳闻,科举明经出身,比我这半路出家强。刚才思绪紊乱,多有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狄仁杰只当客套,去年明经及第,没几个人知道他。本在长安无所事事,突然被认命婺州法曹,有了大展宏图机会,当时很兴奋。早知武康名号,也佩服这个人,他做的那些事,皆利国利民。

    想到这抱拳施礼,恭敬道:“武录参谬赞,下官愧不敢当。对于癔症暗疾,下官略知一二,由过度劳累引起。武录参为创利民秘术,参殚精竭虑,要保重身体啊。”

    保重个屁,压根儿没那病!首次是被武昭仪吓的,这次是被你小子惊的。假装和颜悦色,吩咐姜大牛:“怀英初来乍到,你们要好好辅佐。通知法衙三卫,谁不给怀英面子,就是不给本官面子。”

    姜大牛应诺,心里却疑惑,这就放权啦?弟兄们昨天还商量,给新参军下马威,好让他明白,法衙谁说的算。狄仁杰也很疑惑,武录参说话风格太怪,官场需要面子吗?

    渐渐的,武康觉的可乐,影视剧烂大街的狄仁杰,成我小弟了啦?据说这位是神探,毕生断案千余起,没一例冤假错案。想到这干咳两声,拍拍他肩膀,煞有介事道:“你办事,我放心!对于睦州遭遇,有何感想?”

    这是考教,狄仁杰早已成竹在胸,正欲娓娓道来,发现画面暧昧,不适合谈公事。武康也回神,光顾着聊天,胳膊还被抱着嘞。轻轻动胳膊,武顺招呼九娘:“咱们收拾东西,别耽误礼佛。”

    待众人离去,武康离开堂屋,两人边走边聊。狄仁杰侃侃而谈:“下官认为,强人的目标,就是礼金车。车队进入睦州前,就被盯上了...武录参不必怀疑,没有内奸,单凭车辙,就能判断车里货物。”

    貌似有些道理,铜钱密度大,留下的车辙深。老狄见他点头,继续道:“强人有谋略,截杀去州衙搬兵的护卫,断了车队援军。精选十字坡为作案地点,下官怀疑,那些陷车的坑,是他们挖的。”

    武康不置可否,狄老西儿继续:“在前方设绊马索,重兵埋伏竹林,冒充折冲府粮草队。假装搭手推出,突然发难袭击,护卫猝不及防。只是下官不明白,折冲府的粮草队,必有府兵押送...”

    武康却心知肚明,陈寡妇的势力,渗入睦州折冲府了。那真实的文书,是折冲都尉给的。怪不得陈寡妇造反,睦州折冲府不堪一击,千余府兵一触即溃,原来早勾搭上了。

    见上官不言语,狄仁杰想到事发现场,小心翼翼道:“当时下官厉声斥责,强人好像...对婺州法曹参军恨之入骨。还说为文宝大帅、七仙圣姑报仇,敢问武录参,认识这两人吗?”

    那当然认识,都死在了我手里。不想告诉他,琢磨借口敷衍,眼角余光瞟到,敏月躲月亮门外。鬼鬼祟祟的样子,应该是来通知我,该去拜文殊菩萨了。懒得找借口,直接和老狄说:“法衙快上班了,你过去吧。”

    老狄略微错愕,施礼告辞。敏月很淑女过来,武康不待她行礼,一把抱在胳膊上,嘿嘿戏谑道:“不是舅舅说你,六岁大的娃子,哪那么多礼数?木头人似的。走吧,咱去礼佛。”

    小丫头嘟着嘴,武康更觉可乐,伸手去捏噘起的嘴。换来两个白眼,嘿嘿调笑道:“瞧这小嘴噘的,都能拴叫驴了。敏月啊,小声告诉舅舅,大名叫什...算啦,当我没问。”

    大步流星到门口,众人瞬间凌乱,仆人纷纷低头。崔小晴眼神怪异,敏之恭敬行礼,武顺眼有笑意。武康懒得理会,把敏月放车上,随便打个招呼,骑上黑马斗骢,示意保镖开路。

    揉揉左臂伤口,舒缓下疼痛。这次受伤,没敢让崔小晴知道,否则鸡飞狗跳。老狄家金疮药不错,还有止疼功效。武康陷入沉思,仔细回忆史书,貌似老狄大器晚成。

    公元620年生人,今年二十三,比我大四岁。出身太原狄氏,是武昭仪的老乡,并州太原(山西省太原市)人。早期不受李九待见,在老乡手里一飞冲天,官拜朝廷宰相。据说老狄驾鹤西归,武二姐佬感触颇深,直呼“朝堂空矣”。

    不过现在嘛,是我的小弟,以后有吹嘘资本:当朝狄宰相老西儿,是我带出来的高干。当年在我手下跑龙套,我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我让他摸狗,他不敢偷鸡...

    越想越觉得可乐,竟傻笑出声,搞得众保镖战战兢兢。意淫间斗骢停下,武康迷茫抬头,发现快撞前马屁股了。钱顺带三保镖,车队前与人交涉。

    听嚣张吵架,瞬间皱了眉头。五丈外开外,停着大号鸡公车,俩衙役打扮的汉子,正嚣张跳脚。一人指钱顺鼻子,面目狰狞吼叫。很快保镖长刀出鞘,这位马上老实,翻脸比翻书还快。

    典型的色厉内荏,武康认为有点意思,翻身下马看究竟。两保镖牵马,其余全部跟随。俩衙役见深红绯袍,彻底没了嚣张,快步迎上赔笑,恭敬行礼问安。

    看他们打扮,不像站班衙役,也不是不良人,好像是狱卫体系。仔细琢磨片刻,“解差”闪过脑海。所谓解差,即押送犯人、物品的官差,相当苦逼的衙役。

    唐律五刑中,死刑二最严重,接着是流刑三,最远流放三千里。每当有流刑犯,解差就会找满天神佛祷告,可别派我出差啊。被点到名字的,基本生无可恋,比亲爹死了都难受。

    他们两人结伴,徒步押送流犯,沿着官道行走,至少走两千里。到达目的地,交流犯给当地官府,再徒步返回。一来一回小半年,不知磨坏多少鞋底。

    最有名的解差,应该是《水浒传》里,押送林冲、卢俊义,热水洗脚的董超、薛霸。最可乐的解差,也是《水浒传》里,押送武松那俩,想吃母夜叉豆腐,差点成包子馅。

    眼前这俩挺高级,别人都步行,他们开鸡公车。车上躺着的流犯,身穿赎衣,满身汗臭,头发盖脸。车上两条水火棍,两个深灰布包,是解差的行李。

    钱顺凑过来汇报:“武帅容禀,这俩田舍奴凶的狠,叫嚣让咱们让路。还说办的皇差,押送的犯人,是...犯了事儿的王爷。”

    办皇差押王爷,武康瞬间迷茫,最近被流放的王爷,只有被高阳公主牵连,发配象州的李道宗,李九的王叔江夏郡王。时间能对上,地点对不上,象州隶属广西,从长安到广西,不可能路过浙江,绝对有猫腻。

    然不管怎么说,王爷是稀罕物,武康来了兴趣,想继续问话,发现有人拉衣角。敏月嘟着嘴质问:“礼佛吉时快到了,阿娘问舅舅,为什么停下?”

    武康喜出望外,笑着抱起她,搞怪道:“你这小丫头,终于和舅舅说话了,还以为小哑巴嘞。舅舅有事要处理,月月是和舅母礼佛呢,还是陪舅舅办事呢?”

    敏月有些纠结,嘟着嘴不说话,武康嘿嘿两声,大步到车前。马车帘掀开,武顺、小晴共乘一车,俨然如胶似漆的闺蜜。

    这是好事啊,武康微笑:“很抱歉两位,突然有公务,让钱顺保护你们吧。另外,帮我给菩萨带话,就说本官公务繁忙,不能参加他的生日宴会。让他老别生气,改天请他喝酒赔罪。”

    四只白眼闪过,武顺苦口婆心教诲:“不许胡说八道,不许对菩萨不敬,菩萨会怪罪的。”

    武康嬉皮笑脸,妹子表示无奈。武顺瞅瞅爱女,笑着说:“从长安到婺州,一路舟车劳顿,康郎带敏月散心吧,礼佛由敏郎陪着。”

    小丫头不置可否,武康应下差事,冲钱顺招手。钱顺得吩咐,让保镖齐下手,抬鸡公车到路边,招呼车队通行。武康让楚神客、林平郎跟随车队,身边留只四名保镖。

    鸡公车上流犯咳嗽,仿佛浓痰堵喉咙,呼吸十分困难。我就走进一看,这位太惨了:披头散发,蓬头垢面,骨瘦如柴,脸色蜡黄,嘴角溢出血丝。

    解差见大佬皱眉,赶紧点头哈腰,解差甲汇报:“回禀上官,犯人之前是位王爷,好像被高阳谋反牵涉,发配岭南道象州。好像叫什么李道...李道宗。”

    真是李道宗?与李靖、李勣齐名的帅才,战功彪炳的大将?先前被电视剧忽悠,以为是祸害薛仁贵的坏人,后来了解历史,发现他被黑了。干咳两声,淡淡问:“既发配象州,为何途径婺州?”

    解差张口结舌,讪讪低头。不用说也知道,解差收了好处,私自改变押送路线。欲打破砂锅问到底,听微弱且刚毅声音:“老夫挂念杭州四娘,圣人恩准改变行程,郎君别为难他们啦。”

    气若游丝有气无力,武康不禁唏嘘,昔日风华正茂,指挥千军万马,灭突厥、吐浑谷。如今虎落平阳,成垂暮老人,世态炎凉啊。貌似史书记载,李道宗在流放途中,郁结在心病逝。

    轻轻放下敏月,抱拳一躬到底,铿锵有力请安:“婺州录事参军武康,参见江夏郡王。”

    保镖见大佬拜了,纷纷效仿请安,小敏月也有模有样。李道宗楞了,渐渐苦笑上脸,扬手想说什么。武康赶紧搀扶,保镖齐搭手,把他扶坐车上。李道宗干咳,敏月很有眼力劲,绕过去轻拍。

    李道宗扯出笑容,上气不接下气:“老夫在长安,听说过武变之。长孙无忌称其‘佞臣’,老夫不敢苟同。咳咳...老夫落魄至此,变之不失礼数,不是心地善良,就是别有所求。咱们当官的,没有心地善良的...”

    人精就是人精,武康也不客套,直接说:“如果睦州百姓叛乱,会不会南下婺州?婺州折冲府上番,只有民团迎敌,兵力最多一万五。请王爷教我,如何守住婺州城,如何反攻?”

    良久,微弱声音响起:“睦州叛乱,肯定南下。婺州无险可守,如叛军三万以内,不足为惧;五万以内,守城待援;超过五万...”

上一章 :婺州攻略 第五十章 从天而降的骑士        返回目录       下一章:婺州攻略 第五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