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青鸟深深音曾绝 >

第十八章:定情


上一章 :十七章:殉道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玄女

    这白骨境内,阴寒之气缭绕,可是越是往里进,越觉得沸腾之感,两相对比下,甚是怪异。我看到容鹤那炳闪着蓝光的剑直直的插在地上,那地隐隐地动,有什么东西似要冲起。

    容鹤站在那剑的不远处,就那么看着我,眼中有很多我看不懂的情绪。我站起身来,隔着不长一段距离,就那么跟他相望着。我与容鹤相识不久,却不知为何一点一滴都刻在了心上。

    他对我伸出了手,我就忍不住走向他,我想他也许是要责怪我,我那么辛苦的来到这里,因为我有想对他说的话,他还没有听到。我一步步的靠近他,在最近的时候,他直接把我拥入怀中,他说:“阿栀,你不该来的。”

    我注意到他束好的发髻中别着我的翎羽化成的青玉簪,分别的这些时日,我所有的思念在这一刻全部被化解,变成了一种叫做值得的情绪。我来到这里是对的,我怎么能不来这里,我爱的人在哪儿,我就应该要在哪儿。他的战甲上有一些干涸的血迹,硌得我有些疼,也让我无比的确认,这天地之间,我与他都是真实的存在着。

    我们什么都不再说,黎明将来不来的时间里,紧紧地抱着对方。

    好景不过片刻,我们站立的地面上传来巨大的异动,以他的那炳剑的范围内被冰封着的土地渐渐被岩浆覆盖,容鹤松开了我,说魔皇要出世了,这已是最后的时机,他的眼神坚定,我想我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他打算以身殉道,封印蚩尤。

    四周的石林在巨热的温度下,开始崩裂,碎成细小的砂石,又被魔皇即将出世的强大气流卷起,在空中悬浮着,容鹤说:“阿栀,你不该来这里的,我现在要把你送出去了。”

    接着他不顾我的意愿,举起手运用神力,一束红光将我包裹住,在又一次运用神力将我推出去之前,他说:“我一直在拖延这一刻的到来,我害怕走到这一步,因为我还想再见一见你,阿栀,此刻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说罢,他再一次运用神力,将被红光包裹住的我,推出这白骨境,我运用全身的灵力想要冲破他给我的这道禁锢之时,我看着他把那炳剑从地上拔起,那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颤动了一下,岩浆从地底更多的冒出来,容鹤不再看我,他左手持剑,把剑立在自己的眼前,右手以神力捻做出一个红色巨大法球,法球越来越大,他闭上眼,神色安宁,像是在重华殿里闭眼小憩时一般。

    只等全身的神力都凝于他的右手,他就要在此自毁神元,以身为印,镇压蚩尤。

    我的眼泪不停的涌出来,我在这火红的结界内,快速地远离容鹤。

    在他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身体中有一股我不能承受的巨大力量升起,几乎要把我的身体撑破般,让我无法承受,容鹤在准备毁去神元之前,他头上的青玉簪发出了巨大的青光,笼罩住他,禁锢住我的火红结界顷刻间破碎。

    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身体内冲出来了。

    容鹤站在远处,再没了动作,他的身体被青光笼罩住,动弹不得,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远处那道青色光芒升起,然后从青光中有一只身形巨大的神鸟展翅向他飞来。

    他仿佛不敢信的对着那青色的神鸟叫了一声:“阿鸾?”

    突然有一只巨大的手从地下伸出来,顷刻间,飞沙走石,每一粒被击飞的石粒都带着火红的光,这是魔皇,蚩尤。

    那青色神鸟快速地飞过来,发出一声啼叫,在这洞庭湖底,四面都是石林的环境下,它的啼叫声一声一声的回响着,它的身体被冰蓝色的火焰环绕着,燃烧着。自见着了那神鸟,便会觉得这地底实在是狭小,它的尾羽拖在了这地上,本被岩浆覆盖着的地面瞬间冰封,那魔皇蚩尤的手刚从地面上伸出来,准备挣扎而出,神鸟已经飞到了眼前,它的爪子直接抓上那只手,冰蓝色的火焰与在流着岩浆的魔皇的手瞬间涌出了大量的气体,神鸟似乎被灼伤到,却也不曾松开它的脚爪,那魔皇的手也像是受了伤般,但是却努力的摆脱神鸟的桎梏,一时地动山摇。

    容鹤被青光笼罩得死死地,只能眼瞧着这一幕发生。那只手四处乱摆着,仿佛除了想摆脱神鸟,还想毁掉这地界,让真身出世。

    神鸟没有让他有这个机会,它振翅一挥,脚爪松开了那只手,声似凤鸣,用自己的巨大身形凝成一股冰蓝色的光,冲着那只手,以及那些裂缝,猛烈地撞了下去。

    四周已经被这次冲撞造成的飞沙走石弄得视物不清,容鹤心下不安,大喊到:“阿鸾,不要。”

    好一会儿,浓烟散去,所有被卷在半空中的沙砾落地,一切归于平静,那地面哪里还能看出魔皇即将出世的样子。笼罩住容鹤的青光不再,他得了自由的第一时间,就冲去他曾用剑暂时封印住的地面上抚摸着。

    然后一滴热泪落下,他此刻的样子半点也瞧不出是这六界君父,就像几千年前,那个被诸位兄弟排斥后,时常躲起来抱住自己哭泣的那个小庶子。

    他头上的那支青玉簪仿佛有自己的思想一般,化成一只翎羽的样子,从他头上落下,容鹤抬起头来,看着那青色翎羽,他眼眶发红,死死地盯着那只翎羽,看着它慢慢地飘到很远处,那里躺着一个青衫衣裙的少女,翎羽慢慢地飘到她的眉心处,然后消失不见。

    容鹤方才发觉,躺在地上的我,他一步步走向我,然后抱起我,像抱着什么失而复得的宝物。

    昆仑境内,王母出关,她是被昆仑境内的异动吵扰,提前出了关,王母师承道德天尊,与平常的神仙不同,昆仑虽避世,她拈指一算,就可以知六界事。她对着这方才还异红,此刻却澄澈的天空道:“想不到这一世竟是这般劫难,既是劫数已过,却不得神魂归位,难道是?”

    她却不再继续往下说,不多时,王母去到昆仑境的深处,查看那方才因天帝即将寂灭而起了妄动的所在处。

    适才那魔皇即将出世,却被神鸟所阻之时,这地底的异动造成了洞庭湖水的异象,因这四周的结界被我强行冲破,一时水患四起,那魔族残兵见此四下逃命去了,剩余的天兵和玄女,纷纷施法治水,不让这人间百姓遭此灾祸。

    容鹤抱着我从洞庭湖底出来的时候,见此情景,将我交给玄女,他施法治水,片刻后,湖水不再动荡,这一场劫难,仿佛终于到了头。

    四周的天兵在一切停稳之后,纷纷跪下,拜向容鹤。

    容鹤看了看玄女抱着的我,抬手施法,将我化成青鸟原形,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把我揣进了怀中,负手而立,对着众天兵说道:“众卿平身。”

    没人知道容鹤是怎么阻止蚩尤出世,那日洞庭湖下情景只有容鹤知道,至多还一个我吧,可是我半途晕了过去了,不过醒来看到容鹤依然在我身边,没有殉道,我很是开心。

    我又回了重华殿,先前被那凶兽九婴毁掉的院子也已经修葺好,我在瑶池住了几百年,在此处住了几个月,却觉得还是回了这里更让我安心。

    玄女看着我这副模样,只痛心的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要是被王母见了我这副样子估计要后悔白养了我那么久。我回了九重天后,养了许久,洞庭湖一战后,百废待兴,容鹤忙得不见人影,玄女却也没有回昆仑,住在了她的望水阁,是以,我在得了容鹤的批准,能出门之后,我每天在司命那里和望水阁到处跑,偶尔还去饮冰宫看往月风,好不热闹。

    容鹤将那洞庭水君处决之后,洞庭湖无主,那知虞公主上天宫请罪,说自己父君的种种行径自己并不知情,甚至在决战之前,因心系容鹤,还被自己父君绑在了寝殿中,不得而出。

    容鹤是仁君,罪不延其族的做法,为他赢来了许多美名,他将天宫中的司水神君派遣到洞庭湖暂领水君一职,知虞公主自知有罪,只说自己愿意在九重天上为奴为婢,才能稍稍赎其罪。容鹤答应了她,只是她到底占了个容鹤表妹的名头,如今虽不是水君之女了,别的仙官宫中也不敢轻易使唤了她去,所以,她就在重华殿里,当了个洒扫的仙侍。

上一章 :十七章:殉道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