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青鸟深深音曾绝 >

第十九章:玄女


上一章 :第十八章:定情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章:灵修

    我每次去司命宫里的时候,他都会一脸八卦的向我打探,我和容鹤的事情,我那日勇闯洞庭湖底的事情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他每次都笑得一脸开怀,说祝我得偿所愿,旗开得胜,让我当了天后记得不要忘记他这个老朋友,说什么苟富贵,勿相忘。

    我每次被他笑得毛毛的,容鹤从来没有提起过要我嫁给他这种话,也是了,跟他比起,我还算是幼齿,我为此苦恼不已,我跟司命吐露烦恼的时候,他才开始正视这一点:“也是了,天帝可是活了上万年,你不过将将两千岁,这登上天帝天后之位前可是要受九道天雷与业火加身,你这小青鸟又才受了那么重的伤,肯定是挨不过去的。”

    我有些不解,为什么当天帝和天后之前要被雷劈和火烧,司命早就习惯了我的没有见识却不耻下问,他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天雷加身,业火灼烧,不然怎么显得与众不同呢?我一听觉得甚至有理,所以从洞庭湖归来之后,容鹤不曾对我提起我与他的情愫,一定是因为心疼我。

    我生而为仙,一百二十岁的时候可以化形,这近两千年来我在课业上太过疏忽,所以在修为上总是跟不上与我同岁的仙子,我听说有的仙子在两千岁的时候就可以修成上仙,听说晋升的天劫是三道天雷加身,如果我要是被天雷给劈了,满身青色的羽毛该不会都焦了吧。

    可怕可怕。

    容鹤得了闲的时候已是来年的夏日,他果真是厉害的人,自那蚩尤险些出世,天界乱成一团,他却在短短的几个月里正天纪,肃朝纲,还顺便把那动乱的魔族肃清得干干净净,他的诸兄弟在那场劫难里面疯魔的以身饲蚩尤,妄图毁天灭地,虽然青鸾神鸟依然未曾出世,却是再不会有人拿此做文章,妄图动摇容鹤的帝位。

    玄女总是说天道无情,我现在虽然开始理解宿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觉得我们做仙人的,要是个个都那么无情,却对六界无益,还是心中有大爱的容鹤更可爱。反正我就是越看容鹤越觉得哪儿哪儿都满意。

    我前一年在这桃园里种下的那株桃树,已经渐渐长成,我偶尔会回桃园去瞧瞧,给它浇浇水,本来以为这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也不错,直到玄女前来辞行。

    玄女来的这一日,她告诉我,王母近日准备回一趟上清境,昆仑不能无人镇守,所以她此番是来问我要不要与她同行的。

    我自然是想留在容鹤的身边更多一些的,她见我犹豫的神情道:“罢了,我早知道你的心思的,只是你一个人在这九重天上,我放心不下你。”

    我心里有一点点自责,玄女和王母对我那么好,可是我却贪恋情爱,连家也不愿意回,怪不得之前玄女天天说我其实不是小青鸟,是小白眼狼。我当下心里决定,回去就回去的时候,她突然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你独自在天宫,要当心那个知虞,你不是告诉我她本就心系天帝吗?洞庭水君都死了,她死皮赖脸待在天界不知安的是什么心,我不在天界,担心你吃了她的亏。”

    知虞来天宫的这些日子,在重华殿担了个仙侍的名,虽然这殿中仙侍都顾虑着她到底是容鹤名义上的表妹,不敢使唤于她,可她瞧着似乎也谨守着一个仙侍的本分,该她上夜时从来不推辞,不得容鹤唤绝不再进内殿,只在外间洒扫。

    我虽知她初来天宫的时候就不喜欢我,可这些日子我跟她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不过玄女果真是待我极好,无论什么时候都关心顾虑着我,我一时感动,忘了要跟她表态我不要当小白眼狼了,我郑重的点了点头。

    玄女摸了摸我的脑袋,问道:“你初来天界时不是还带了两壶你酿的酒来吗?此刻可还有?”

    她不说我差点忘了,果真还有一壶被我埋在望水阁的那株桃花树的底下,可是玄女从来不饮酒,在昆仑时,每次酿好的桃子酒开封之时,桃树老头和鸟雀们都垂涎不已,就连王母也曾与我对饮一回,只有玄女从来不吃我这一套。

    可我想着既然是玄女要!没有什么是不能给的!当下我就拉着她回了望水阁中,她坐在那株桃树下,看着我奋力的把那壶酒挖出来。

    现在午时刚过,日光正好,她院中依然没有仙侍服侍,我随手摘了两朵桃花,化成酒杯,给她倒了一杯。

    她一杯酒下肚,对我道:“不怪那桃树仙馋你的酒,果真是佳酿。”我见她喝得急,劝她慢点,玄女一向不食五谷,但是根据我的经验,空腹喝酒醉得更快,所以我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面掏巴掏巴出来几块花糕来,幻化出一个碟子,装好,让她吃点再喝。

    我瞧着玄女这模样一定是有什么心事,但是她不说,我就不问,她在天宫住的这几个月里,我瞧着除了容鹤交给她的事务外,她总是独来独往,每次我来望水阁找她,她不是打坐就是发呆,我想把我在天宫的朋友都一一介绍给她,她虽喜清净,却还是给我面子,一时间,司命宫,司药府,日月神君那里走了一遍,独独我想让她见一见月风时,她找了个由头,回避了。

    我那时也不曾想太多,不见就不见,这次不见,下次总能见到,就随她去了,偏偏此刻玄女几杯酒饮下,与我说道:“除了那知虞之外,你还要小心司夜神君,别没事儿再去他宫里乱晃了。”

    我有些疑惑,听起来她好像认识月风,她却不肯再继续说了,我问道:“那王母回了昆仑,你还回不回天宫了?”

    她不胜酒力,不过堪堪几杯,她就睡过去了,趴在石桌上头。眼下虽然阳光正好,但是她酒醉这么睡过去肯定还是不好。于是我把她搬回了卧房里,还盖上了被子,被子被我拉扯开来的瞬间,有一个与月风赠我的那个玉佩甚至相似的佩饰掉了出来,这佩饰下头还精心的用红线打了一个甚是好看的穗子。

    我从来不觉得高洁如玄女这般的仙子也会有心悦之人,看来玄女与月风定然是认识的,只是之前月风从来未曾与我说过,玄女也不曾告诉过我。

    本来以前我看人界那些话本子的时候,才知道这世间万般的情感中竟有情欲这种复杂的感情,可到底纸上得来终觉浅,我遇到容鹤之后才懂的,原来情欲这种东西,越是复杂才越是不好,越是简单反而越是澄澈,因为我与他之间就是这样的。可月风赠我的这个玉佩,是为了助我离开昆仑,那么我眼前这个同是紫玉雕成小鱼模样的佩饰,被玄女收得这样好,难道玄女喜欢月风?

    我把玉佩放于玄女枕下后,就先离开了。

上一章 :第十八章:定情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章:灵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