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青鸟深深音曾绝 >

第二十章:灵修


上一章 :第十九章:玄女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画像

    我心里装着疑惑,回了重华殿,步入殿中的时候,知虞正在院里洒扫,她见我进去后快步的离去了,也罢,我与她确实也无什么好说的。百无聊赖,我去了容鹤的书房中找几部古籍来瞧,这些经书啊,六界事啊,术法啊,口诀啊,多看看总是没有坏处的嘛。

    容鹤的书案上有一些竹简,并不杂乱,我盘腿坐下,翻开了经书,看了没几页眼皮就耷拉下来,睡过去了。

    从那洞庭湖底回来之后,我总是觉得困倦,有时在司命宫中好好的与他说着话,说着说着就睡了过去,我只当时伤还未养好,没有告诉容鹤,他那时忙着肃清六界,我自然不能用这些小事打扰他。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容鹤坐在我的旁边,并不用心的翻看着那部把我催眠了的经书。他第一时间发现我醒了,然后笑道:“我要是来得再迟些,你这小稚鸟的口水就要把这整部经书给沾湿了。”

    他近日越来越气人了!

    我把那部经书从他手中抢了过来,认认真真的翻给他看!哪里有什么口水!我睡觉从来不流口水的好吗!他被我这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见我不高兴了,于是问道:“肚子饿了吗?我陪你吃点东西可好?”

    那自然是好的!还不用吩咐下去,仙侍们就在院中把桌子摆好了,这院子修葺得不错,老梅树也已经复苏,吐着蕊,梅香满院,容鹤其实也不曾吃些什么,多数时候都是看着我吃,这满桌的花糕,时令的花蕊熬的仙露,其实都是进了我的肚子,他知我喜甜,偶尔看我吃得高兴,他也会拿起一块糕点咬下一口尝尝。

    待我吃完,仙侍把残羹撤下后,月亮正好挂在了我们头上。

    容鹤经常一个人对弈,自己跟自己下棋,没人教过我下棋,我就在他下棋的时候在旁边看着他。他以为我想学,于是教了我。现在我们偶尔对弈,容鹤的棋艺精湛,我经常被他杀得片甲不留。

    久而久之我就对下棋这个事情没什么兴致了,他再想与我对弈时,总要悄悄的让我几子,我得了胜后,会缠着他要再下几盘,他总是笑着答应我。

    今夜月光正好,他突然说到我的修为,我浑身的羽毛好像一瞬间立起来了。他终于要嫌弃我只是个修为低下的小仙了吗?我的脸色突然变得很是沉重,他见我这般问道:“怎么脸色突然这么难看?可是哪里不舒服?”

    我摇摇头对他说:“容鹤仙,你是不是嫌弃我的修为太低,要把我赶回昆仑了?”

    他好笑道:“怎么会,只是我想,你的修为本就不高,又才受了重伤,我担忧成礼时那九道天雷你受不住。所以我想找个法子渡你一些修为罢。”

    成礼?成什么礼?九道天雷???那不是当天后的人才要受的吗???容鹤此番是在跟我定长生之好吗?我眨眨眼,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他的头朝我的方向偏了偏,问道:“阿栀?你怎么了?”

    我被他打断了脑海中的不停冒出来的乱七八糟的思绪,说道:“不是,九道天雷不是...当天后才...你的意思是,要我当你的天后?”

    他忽然用手握住我的肩膀,正色道:“阿栀,你愿意吗?”我愿意愿意当然愿意啊!可是我只是个小仙,容鹤若是娶了我,会不会因此被六界的神魔置喙啊,我想到这般突然开始后悔,早知道我会跟那时故事里的庶子天帝在一起,我一定好好修习,悔不当初悔不当初。

    见我不说话,容鹤有些黯然道:“我以为那时你拼了命的来洞庭湖找我,是因为对我有男女之情,难道是我意会错了吗?”

    当然不是!我赶紧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道:“不是的,容鹤仙,我心悦你的,早在桃林的时候,你还不认识我的时候,我听了你的故事,就一直挂心于你,只是那时候我不懂,其实我从那时候就喜欢你了。”

    容鹤笑了,他一笑我就想跟着他笑,他把我拥入怀中,说道:“阿栀,我这一生有此一刻,再也没有遗憾了。”

    可是我不懂,容鹤说要给我渡修为是要怎么个渡法,我这些日子看了不少古籍,都道是修习之法,欲速则不达,若是走了弯路,再不得晋升不说,一身修为毁于一旦。好像只有一种办法可以加深修为,难道容鹤要对我??

    我思及此,带着笑意的脸上突然变得很是尴尬,我从容鹤的怀里出来,瞬间离他三米远,他不解的看着我。我道:“那你说的要渡我修为,难道你是要跟我灵修吗?”

    容鹤被我一言惊讶得愣在原地,想不到会从我口中说出这种话来,我虽然修为不高,但是杂书看得可不少,他有些哭笑不得道:“看来以后还是少让你去司命宫中比较好,我记得上次你悄悄从他那里顺来的那些话本子,待会全部搬来我殿中,再不许看了。”

    话音刚落,我就撇了撇嘴有点想哭!那些话本子可都是司命的宝贝啊,他又全部赠给了我,让我好生研习人间的公子和小姐是怎么搞情爱的,要是被司命知道了这些书如果全部落到了容鹤那里,他可能会跟我绝交。

    见到我仿佛不愿意的样子,他突然笑得让我有点毛毛的,他问道:“难道阿栀不肯?还是说你其实不反对和我灵修?”一边说着,他一边走进我,他一进,我就退,渐渐地被他逼近,我退到了他的榻前,一时不慎,半摔在床上,他怕我摔着,所以赶紧上前来看我。

    气氛开始变得尴尬起来,我躺在床上,容鹤在我上方,我们四目相对。只一瞬间,我就从侧面一滚,翻身坐起,我虽是个乡巴佬小青鸟,却也知道灵修这种事可不是随便跟人能做的,听闻人间的修仙之人在用这种方法修炼之时,那也必得先结成道侣,连凡人都尚且如此,更逞论我们做神仙的呢。

    我赶忙站起,然后磕磕巴巴的说道:“天色不早了,容...容鹤仙你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睡觉了。”

    说罢我赶紧跑出他的寝殿,回了自己房中,容鹤仙最近真是越来越气人了!

上一章 :第十九章:玄女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