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道烬沧桑 >

第三十九章 天劫毙敌


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伏击        返回目录       下一章:没有了

    李若愚看着无生门之人杀来,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随着李若愚放开对修为的压制,一股突破的气息从李若愚周身散发而出,同时天空之中滚滚劫云不断的汇聚,锁定了李若愚,以及李若愚周围之人。

    “不好,是天劫,快退,好狠的小子”无生门青衫为首之人赶忙向着无生门之人说道。然而即使无生门之人反应再快,被天劫锁定之后,也是枉然。

    滚滚劫云在李若愚和无生门之人头顶汇聚,没有因为人数变多而降低丝毫威能,反而因为人数增多变得更加恐怖。

    王博望着天空之中滚滚劫云不断聚集,脸上的表情显示出其对李若愚的担忧。

    自古以来渡天劫不能有他人相帮的原因就如此刻一般,雷劫从天而降,不断地轰击在无生门之人和李若愚身上。霎时间,无生门之人有的负伤,有的被劫雷所击杀,毕竟不是人人都如李若愚一般,在有着残荒体的情况之下还修行着天葬绝法这门神秘的功法。

    而此时的李若愚,一如以往一般向着劫雷深处潜去。映入李若愚眼帘的依旧是不断攻来器物的天地留痕、至强人物的天地留痕,以及九条不知通往何处的漫漫道路和其上依旧看不清面目的九道悲哀、绝望之气弥漫的人物。

    各种器物、至强人物的天地留痕不断向着李若愚袭来,有似是麒麟、似是真龙、似是凤凰的绝迹生物的天地之痕,也有仿若鲲鹏、天蚕、神猴的生物。李若愚身体浴血,嘴中亦是不断咳血。被这些天地留痕所创。虽被天地留痕所伤,但是李若愚能感觉劫雷之中蕴含的毁灭之力在创伤己身之时也对自身肉身淬炼,强化。使得肉身更加神异,向着一种至强之体进发。李若愚就如一个见到百分之三百利益的商人一般,疯狂以肉身经受劫雷的轰杀。

    李若愚平时的稳重仿佛不存在丝毫一般,行为变得疯狂而又霸道。也许这就是修士吧!修道的路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充满劫难与艰险,稍有不慎,便会生死道消。实际上,不单是修士,天地苍生亦然,一株草、一只蝴蝶、一个平凡众生,何尝是一帆风顺呢!也许野兽的不经意一踩就会终结一株草的路。

    但是,世上有得就有失,如那天剑草一般,为何惊艳了万古,为何能够盖压一个时代。其经历的磨难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经修炼,成绝巅之人都是渡过千般劫,万般难,很少有一帆风顺能够直达绝巅之人。

    李若愚此时的执着,实际上是其自身从小就有的一种性格。平时不显于人前,但是当李若愚回乡了尘缘之时就激发了这种性格,而随后的入道,更是将这种对修道的执融入了灵魂之中,从而深入骨髓。若不是李若愚从小就有着这种性格,李若愚也不会拒绝李之恒教他雕工的手艺活。

    随着劫雷的不断袭来,李若愚能够感觉到压力在一点一点的提升,已经足够将己身轰杀。李若愚知道这时在原本就恐怖的劫雷之上,又加上了无生门之人的数量,从而使得劫雷威力倍增。

    此时不止是李若愚在劫中浴血,无生门之人亦是受到了天罚,多数无生门之人已经死在了劫雷之下。活着的仅有青衫修士和少数几个无生门之人,但是此时的劫雷离散去还有漫漫长路。

    雷劫阵阵向下轰杀,志在轰杀一切劫中之人。青衫男子咳血,原本其丰神俊朗的面容,此时已经冒着黑烟,身子都快要烤熟了,若经历了火烧一般。而此时的李若愚在天劫深处,不断的以隔世拳抵挡着天劫这绝天灭地的力量。甚至不敢让此时的劫雷轰杀至身上。

    在劫雷一击将李若愚彻底重创之后,李若愚就知道此时的劫雷已经不是能够拿来炼就至强之体的东西了,而是能要人命的玩意儿。因此,李若愚毫不留手,祭出大魂幡防御的同时,施展隔世拳,轰向劫雷,削减其威力。劫雷这东西,一旦被锁定,基本没有逃的可能,要嘛,将其渡过,生;要嘛埋骨劫中,死,成为劫灰。

    最终,李若愚被雷劫劈成了朽木一般,全身黝黑的同时,冒出阵阵袅袅之烟。天劫结束,李若愚从天空之上极速坠落,眼看就要成为一个倒栽萝卜,这时,王博赶忙遁行过来将李若愚接住。

    “先找无生门之人的宝物,多半有须弥芥之类的东西。”被王博接住的李若愚赶忙向着王博说道

    刚接住李若愚的王博被其话语弄得一懵,疑惑什么时候李若愚变得如此要财不要命。

    似是明白王博眼神的意思,“胖镦儿,瞅啥瞅,穷人不知道啊!快去劫富济贫”

    “什么时候小萝卜头儿都这么腹黑了,我看你这些天在这儿,是早就算计好了的吧!”荆妖孽一如既往的伸出右手勾住李若愚下巴打趣儿道。

    此时的李若愚动弹不得,只有任由荆虹百般调戏,若青楼中的红馆一般,遭受到了恩客的逗弄。

    看着此时的李若愚和荆虹,余清撇了撇嘴,显示出其对荆虹此时放荡行为的不屑。

    荆虹仿佛后背长眼睛似的,知道余清在想什么,趁着余清不注意,拉着余清的手,学着刚才自己对李若愚的招儿,手把手教学。起初余清是挣扎的,但是耐不住荆虹技高一筹。

    任荆虹摆弄了两下之后,余清眼中一亮,眼珠子一转,似乎找到了什么乐趣似的。

    也开始拿李若愚寻开心,此时的李若愚只能欲哭无泪,恨苍天无眼,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着余清眼中神采,李若愚清楚,余清此时的行为,其一是为了报当初疗伤有所轻薄之罪、其二纯粹是被这荆妖孽这姑奶奶带坏了。看着眼前余清从高高在上的仙子,瞬间变成记仇而又腹黑的魔女。李若愚深深明白圣贤所言,唯女子难养也的真谛。

    此时的李若愚就如一只纯白小羊羔一般,送到两个屠夫手上,成为了粘板上的肉,动弹不得。李若愚只希望胖镦儿能够早去早回,早日救其出这个苦海。

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伏击        返回目录       下一章:没有了